1. 首页
  2. 资讯

马克龙全世界募捐重建巴黎圣母院,你捐不

马克龙全世界募捐重建巴黎圣母院,你捐不法兰西共和国古代文明的象征建筑,全世界敬仰的巴黎圣母院建成于公元1250年,距今已有769年的历史,四月十五日傍晚的一场熊熊大火燃烧了巴

马克龙全世界募捐重建巴黎圣母院,你捐不

法兰西共和国古代文明的象征建筑,全世界敬仰的巴黎圣母院建成于公元1250年,距今已有769年的历史,四月十五日傍晚的一场熊熊大火燃烧了巴黎圣母院,古塔在燃烧中轰然倒塌,造成了法国近代历史上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一举世公认的世界文化遗产从此再难目睹到他的真容,为此,他不仅仅法国前所未有的灾难和损失,同时也是全人类的一大损失,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虽不是人为因素,但与有关方面的管理防范存在着严重的缺失和疏漏不无关系,巴黎圣母院的经营管理者也难辞其咎,要完全修复无论是时间工程量和金钱的耗费都是浩大的,即使能够修复,他文物价值的含金量也将会大打折扣。至于题主谈到法国总统马克龙要向全世界募捐(乞讨)重建巴黎圣母院,捐不捐的问题,我是不会捐的(无钱可捐),法国社会造的孽,却要全世界来为其买单,马克龙你好意思开口吗。我不捐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耿耿于怀的忘不了159年前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后,进行了疯狂的抢劫和大肆的掠夺,更令人发指的是将北京圆明园的稀世珍宝洗劫一空之后,还要付之一炬的将这座无法复制的皇家园林化为灰烬,这是永远留在中华民族心中的一道伤痕,我始终迈不过去这道坎,所以即使有钱我也不会捐的。

(一)

王凤雅逝世事件中该不该对王家三万多捐款进行调查,并要求其公开花销项目

27号下午两点,开始采访小风雅的爷爷,整整五个小时。之后稍微休息,换个场景继续采访小风雅的妈妈。采访结束时,已经是晚上10点半。收完机器赶回县城,已经过了午夜12点。胜男说,饿的胃疼,他们从早上出发到小风雅家,一天没吃东西。

小凤雅爷爷很瘦,采访间隙一支接一支吸烟。他过去当过老师,有文化,各种细节记得清清楚楚,有些时候我觉得某些细节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他依然要讲,讲到情绪激烈处,他的身子都在发抖。好几次我也差一点掉泪,年纪大了,越来越见不得戳心的苦难。

小风雅的母亲没上过学,小时候去杂技团学杂技,经常到他现在丈夫的家里玩耍,吃饭,20岁时就嫁给她的丈夫,婚后生了五个孩子。其中最小的孩子唇腭裂,小风雅在两岁多,发现了双目视网膜母细胞瘤。家徒四壁困苦无望,申请了三万多块钱捐款,噩梦由此开始。 他们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是从5月24号舆论爆发之后,早在4月9号,陈岚在网上开始宣称他们虐待孩子、诈捐,挪用捐款给儿子看唇腭裂并报警之后就开始了。 那天从太康医院把孩子带回家,村里的医生还有派出所的警察都来了,医生上了剂量更大的药,一刻不停地输液。警察把孩子爷爷拉到一边,说,每两个小时就拍一次视频,存起来,将来好有证据。

太康政府也被网上舆论吓坏了,县里的领导全都赶过来,县妇联的带着水果来家里看了孩子,给家里放了点钱,县领导还给小风雅的家人办了低保,乡里专门成立了工作组,孩子被紧急送到镇卫生院的爱心病房,县医院的专家也叫过来会诊,能延长一天算一天。

事实上,小风雅此刻已经到了弥留之际,面对网上的滔天压力,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放弃治疗,小风雅的爷爷和妈妈拉着奄奄一息的孩子从镇卫生院又再次转院到太康县人民医院,人民医院拒收。之后,他们又拉着孩子去了郑州市肿瘤医院,肿瘤医院还是拒收。最后,他们又把孩子送到了郑大一附院。急诊科的医生问,孩子都这样了,还送过来干什么?孩子的爷爷解释,网上好多人说他们不积极治疗,他们只能这样。最终郑大一附院的icu医生说,住可以,你们做好准备。一天要一万五六,而且进了icu就再也不能陪护和看望了,死了之后要直接活化,遗体不能运回家。小风雅的妈妈一听就哭了,尽管小风雅当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她还是想能陪陪自己的孩子。

出发前,镇政府曾经答应孩子的治疗费由他们来出,但这么高的钱,还是很有些吓人。陪同小风雅家人一起转院的乡民政所所长说,“老王,你怎么看”小风雅的爷爷立即会意,说,这还不如咱们乡卫生院呢。于是,倾盆大雨中,他们又不得不在午夜里把孩子拉了回来。

5月4号,是小风雅爷爷的生日,在医院陪孩子的,是小风雅的妈妈。临近中午时,小风雅的呼吸和心跳开始变慢,小风雅的妈妈赶紧叫来医生,家人也匆忙赶了过来,他们给孩子带来了一块生日蛋糕。蛋糕抹在孩子的嘴上,小风雅就断气了。

这个时间,小风雅的爷爷专门记在本子上,11点57分。

孩子死后,小风雅的爷爷第一反应是给政府和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作见证。孩子的遗体被拉走,警察打来电话,等等,我们要拍照。在王家责任田的麦地里,警察匆忙赶过来,又把孩子的新衣服脱下来,从前身到后背仔仔细细反复拍照。证明孩子没有受到虐待。 采访中小风雅的爷爷拿出一张纸,上面记载着他们收到捐款后的花费。一共是37373块钱。这其中,大约只有五千多块钱有票据。剩下大部分开支,比如买奶粉,买卫生棉签,照顾孩子是买的零食,等等,都没有发票。爷爷怕我不相信,一项一项给我解释,其中奶粉是在两家店买的,数字有整有零。期间几次我都不太想继续询问,但凤雅爷爷特别认真,一项一项解释。节目播出的时候,编导对这一段做了剪辑,显得没有那么漫长,但我在采访时,挺受折磨的。

最后,小凤雅的爷爷对我说,王老师,我的孩子多活了20天,就是为了帮助我们,证明我们的清白。她做到了。

说到这里,孩子的爷爷眼泪纵横。

休息时我对编导说,一共就三万多块钱,一笔一笔算来算去,这真的是在寻求真相么?

回北京的列车上,龙爱问我,王老师,为什么当时罗尔事件时,你那么坚决要求他公开,但这次小风雅事件,你却觉得仔仔细细算账不够人道?我说,罗尔的女儿有医保,实际看病开销非常少,他们完全负担得起却欺骗公众募捐,另外,罗尔最后募集了几百万,这么大一笔数字,我认为他有义务说清楚。但小风雅事件,一共就三万多块钱,虽然凤雅爷爷说的每一笔钱花费或许会有出入,但大部分也都花在的孩子身上了,这么贫困的家庭,如果非得要求他们必须去做化疗,否则就是欺骗,我觉得太苛责了。

说到底,点对点求助性质的捐助,很难做到清晰的账目管理。因为钱进了个人账户,多数受助人都会当做是自己的钱,怎么花,就看当事人的良心了。因此,这种求助只适合小额的数字,因为事实上这种钱根本没办法进行有效的监管,而过分的较真,也会伤害到受助人。让他们倍感屈辱。

舆论爆发后,凤雅爷爷把剩余的1301块钱交给了政府,之后,还当着镜头面前展示自己的收据。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慈善救助中清晰的救助目的,完善的开支账目当然重要,但是,并不是仅仅只有这个重要。对受助者的尊重,不伤害他们原本就十分脆弱的自尊心,同样重要。

否则,这些贫苦不幸的人群,因为命运被剥夺物质资源之后,还会因为被施舍,被苛责,在精神上再被剥夺一次。如此,救助就会变成伤害。

采访中我询问乡政府民政所的所长,为什么来帮助这个不幸家庭的志愿者,还有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最后不但没有帮助成孩子,反而和小风雅的家人反目成仇?他说,双方互不信任。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继续追问。他小心翼翼地说,志愿者们沟通的方式可能不太妥当。

小风雅的爷爷和妈妈给我讲过这样一个细节。4月5号,马婵娟带着小风雅一家坐车去郑州,之后准备坐高铁去北京看病。车行驶在高速路上,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位上的志愿者马婵娟突然朗声大笑,说,“我终于把小风雅带出来了”。

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小风雅妈妈,还有坐在旁边的爷爷,听到这笑声,感觉是那么的刺耳!

张家港市:贫困夫妇为女儿偷9罐奶粉被抓,检方决定不起诉, 你怎么看

您好,谢谢悟空邀请。

陈群律师为您解答。

“贫困夫妇为女儿偷九罐奶粉被抓,检方决定不起诉”。

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既符合《刑事诉讼法》和《刑法》的明确规定,也符合本案的具体情况,还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这个当事夫妇,从来没有犯罪前科,是本本分分的普通打工一族。

他们本来并没有打算偷奶粉,而是因为两岁的小女孩非常渴望有奶粉喝。

他们在超市拿起奶粉,一看价格,又放下。

因为他们负担不起。

但是孩子的渴望、自己贫困的卑微,在侥幸心理的支配下,他们最终下决心偷了一罐奶粉。

看到孩子得到满足之后的快乐,他们后面又偷了,总共偷了三次、九罐、价值1138元。

他们一家三代四口人,仅仅挤住在10平方的出租屋里,老大上小学,老二才三岁,在涉案期间,女方又生下了老三,这个家庭陷入更加严重的困境。

他们被生计所迫,老的老小的小,令人同情。

所以检方决定不起诉,是兼顾各方的正确决定。

领导变相“强迫”职工捐款合理吗

现在最恨那些道德绑架的人了。本来捐款是好事,但是没必要强迫,或者说在公司里有意无意地说其他没捐款的员工,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


捐款没必要强迫,捐了是个人的善心,不捐也没什么可以责怪的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领导有这份心意当然是好的。领导个人要捐多少就捐多少,不要让员工也一起捐。而且本来每个人的收入都不一样,领导个人捐1000跟员工捐1000其实也不一样,没有可比性。


现对于捐款去向的不信任,很多人不愿意捐款

疫情期间,一红十字会对于全国各地捐款的不透明处理,让很多人都非常气愤。现在大众对于红十字会这些都不是很信任。有时候虽然有善心,但是也担心最后这些善款没有给到最需要的地方。


领导捐款,强迫员工就是一种道德绑架。

疫情期间,湖北是重灾区, 非常严重,需要医疗物品,我们发发善心,我先捐了,这时候员工有捐的话当然好,没捐也没必要再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有些员工也有家庭,需要更多的开销。


如果强迫员工捐赠一定的数额,那更加是一种道德绑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